倚风吟笑

沐阳青叶嫩,倚顾笑谈风。浅眠夜作问,楠桥花引汐。

【摄殓】妄想症

来交党费,在摄殓圈里混了那么久的吃喝……


第一次写摄殓(鞠躬),不足请提。


第二人称注意


(一)相逢——卡尔视角

吵。


很吵。


周围是乱糟糟的人群,五官模糊的人们交谈着,聊着家中的柴米油盐,即使他们并不相识。


你痛苦地捂住了耳朵,一心慌乱只想逃走,离开这群吵闹的人,即使你知道他们是虚假的,触碰不到你的,即使你知道,这里已经是校园最安静的图书馆。


匆匆忙将资料整理好,一个五官都瞧不清的人朝你...

2019-06-17

陆,天命应运,怎敢违背?(上)

岳清源在穹顶峰处理了几周的宗卷,没等到洛冰河过来诉苦,却等来了沈清秋。


岳清源受宠若惊,平时都是他这个掌门上清静峰的次数多些,沈清秋这次主动上山,嗯……是不是我哪里惹小九生气了?


“小九,怎么了?”岳清源小心翼翼道。


“上一次情绪失控,是我的错,我来道歉。”


小九你是不是被夺舍了?


要知道沈清秋心高气傲的很,他就算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撞了你,他也会说是你主动撞他的,怎么可能道歉?但此时这么平静地说出这种话来,实在是——让人略怀疑夺舍。


看到岳清源面色丰富多彩,沈清秋嘴忍不住抽,心中来气,把手...

2019-06-06

【冰秋】想

  是何时开始喜欢这个世界的?


  沈清秋想。


  青衣的仙人立于溪边,水汽打湿了他的衣角,阳光照在他如玉的面庞上,如梦一般。


  也许是在现世时的手指轻敲;


  也许是一睁眼掌门师兄的亲切;


  也许是看到命中人的一刹那……


  是何时开始融入这个世界的?


  沈清秋想。


  仙人动了动酸麻的腿,顺便踢走一块石头,叫烦恼的蜗牛没了必经路上的阻挡。蜗牛停下,朝他微动,似乎是在致谢。


  也许是弟子们叽叽喳喳叫他师尊时;


  也...

2019-05-18

又是一个沙雕脑洞

半夜总是脑洞出没高峰期


冰九的沙雕脑洞嗝


洛冰河非常不理解,为什么晚饭是自己来做?


其实也就是屁大事他自己心理不平衡就因为吃不到九妹亲手做的饭。


这天他心情大好,难得的,不是在床上而是晚饭上搞了点浪漫。


他买了个钻戒,放进白米饭里,想着沈九发现后的激动小表情。


晚饭时,他出去接了个电话。


回来的时候沈九已经吃完饭了。


听完他的解释,沈九拿起电话。


“七哥?嗯是我,把我房产证和身份证拿过来,我先去领张离婚证。”


超俗的一个梗但还是发出来了。。。

2019-05-15

一个沙雕脑洞

现代!

霸总冰妹一直心心念念和沈老师亲密一次,一次好不容易逮着机会……


洛:师尊!探讨一下好不好?


沈:嗯?哦,你买了(毕_)套吗?毕竟清理你那些有点麻烦还费时间。


洛:没有……师尊弟子现在去买!


(买来了)


沈:你都不买点其他东西的?x蛋没有买?


(冰妹立刻下楼去买)


(然后沈老师各种要求什么都有,可怜的冰妹跑了一趟又一趟)


(然后……)


(天亮了)


(两个人要去上班了)


沙雕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

2019-05-15

肆,愈发无脸,七九初现

http://yibeizhuojiuyanxiangfeng.lofter.com/post/1fa37f72_12df4d579

http://yibeizhuojiuyanxiangfeng.lofter.com/post/1fa37f72_12e4dcacd

http://yibeizhuojiuyanxiangfeng.lofter.com/post/1fa37f72_12e55b70a


沈九长得精巧,说话也爱挑好听的,天资即使不是卓绝九州但也是千里挑一,各峰主很快便喜欢上了他,而他的悲惨身世,更是令各峰主起了怜悯之心。


沈九在千草峰养了几月...

2019-05-13

【冰秋\冰九\漠尚】尾垂为狼,上竖为狗

1

沈清秋看着面前这一只可爱“汪汪”,总感觉哪里不对劲。


罢了。沈清秋蹲下来,将小小的身躯包入怀中,也不管他身上脏污,亲拍后背安慰着。


洛川河冰,便叫洛冰河把!


2

洛冰河看着眼前熟睡的人,不禁郁闷。


这人,是不是眼瞎?


尾垂为狼,上竖为狗。


生物都白学了。


3

当沈清秋为洛冰河洗好澡,满面春风地搂着洛冰河拍了张照,发微博。


沈清秋-V:去洛川玩还能捡到只小二哈,太阔耐了!【图片】


马上就有了回复。


岳清源-V...

2019-05-12

【冰秋】关关雎鸠

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呦~”


“咱们这故事,从江南水乡讲起。水乡有鸟,名为雎鸠。它们形影不离,是对名副其实的,夫妻鸟。”


“江南有二村,曰苍穹,曰幻花。”


“苍穹有一美人,姓沈名清秋,文静美好,平时爱烹茶,抚琴。据说呀,这美人所烹的茶,若清晨白露小珠,清淡修雅;这美人所抚的琴,能叫归北的大雁,停下脚步。”


“此等美人,怎能不爱?在幻花,有一少年,姓洛名冰河,雄姿英发,少年得志,面相端正,幻花千金也心系与他。可他的心啊,早已交给了漠北氏正妻,尚清华所哼的曲儿上。”


“他去问呀!这是谁作的曲...

2019-05-06
2 / 4

© 倚风吟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