倚风吟笑

沐阳青叶嫩,倚顾笑谈风。浅眠夜作问,楠桥花引汐。

【摄殓】满天星

《妄想症》手稿写完了,但是有一点不满意,打算修改,先发个短篇凑凑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

 

面前这个男人的脸颇为精致,但他突然蹲下凑近,我还是吓了一跳。

 

幸好,这个家伙没有得寸进尺……他把我折下来了!

 

我不住地挣扎,可这个男人认为我枝叶的摆动只是因为微风拂过,并不在意。我自知挣扎无用,干脆放弃,盯着他眸中映出的我的身影。

 

“很漂亮的小花,小伊索应该会喜欢的。”

 

可恶,原来是要将我送给他的情人吗?

 

他将我带去一栋古堡:老旧而又偏僻,若不是他一直用妖力保持我的生机,我怀疑我根本不能撑过我未来化形。

 

他来到一个房间,走到门前时顿了顿,轻敲了一下门,却无人应答。他甚是习惯地推门而入;偌大个房间,布置得甚是简单:床、椅、窗、桌……正中间还放了个棺材。男人将我随手放进一个水瓶里,转身坐在那棺材旁。

 

暗黑的棺材盖被他推开,里面放了一个人:穿着高级驱魔人才有资格穿的红衣,下半脸被布着柳钉的口罩所盖,看不清全貌,眼睛是闭上的,皮肤在月光下有些苍白。

 

我看见这个男人推开棺盖后便再无动作,一手放置于棺边上,另一只撑着脸,垂着眸子,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。

 

棺内便是他的爱人么?真遗憾,这个男人好可怜……我这么想着。

 

他突然撤了撑脸的那只手,用手戳了戳驱魔人的脸,随即将那手放于另一只手上,下巴枕在上面,用那轻松愉快的语气道:“小伊索还不醒?有高级魔物入侵人类村庄了!”

 

棺中的人一下就睁开了眼,从棺中弹起,我都未看清他的动作,一个小火球已跃然于他的掌心,但是在认清面前人的一刹那,他紧绷的神经一下就松弛下来,熄了火,话语中有几分无奈:“约瑟夫先生……”

 

约瑟夫的笑一下就带上了几分可恨,我唾弃自己先前那些无谓的同情心。忽然整团花一震,我被他用妖力送于他手中。

 

驱魔人见他变魔术似地变出团开得热烈的满天星来,惊诧中也有几分温柔。他缓缓地接过男人手中的我,深吸一口,展演露了个笑——虽然口罩挡着我看不见,但我也晓得那笑一定很好看——我略承受不住这波美颜暴击,默默转过头,看见男人的喉结上下动了动,于是猛地扑上来,扯下口罩,和驱魔人来了个……啃?

 

而我被男人夺走扔在地上,看着两人情欲渐浓,好生尴尬,只盼两人做地火热,不要注意到我。

 

等等,这个狼人想干嘛?不能让我一旁当团矜持高贵的美花么?我不是情趣玩具啊啊啊啊啊啊啊!

 

这件事,在我化形后,成了家里,不能提的禁忌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7 )

© 倚风吟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