倚风吟笑

沐阳青叶嫩,倚顾笑谈风。浅眠夜作问,楠桥花引汐。

【摄殓】换魂记

“喂,伊索·卡尔?”

 

周末的懒觉被一通电话打搅,任谁都不会有好心情。伊索呆愣几秒,道:“我有钱,不用贷款。”

 

“嗯?”对方被他逗笑了,道:“你看看周围,还是你房间吗?”

 

伊索听话地看了下周围的环境:干净整洁的墙面、低调奢华的床,、以及窗台的那鲜艳欲滴的蓝色妖姬、角落的相机……异常陌生。

 

他几乎是一下子就清醒了,以往看的各类密室杀人,绑架撕票的悬疑故事在脑中炸开,他下意识道:“我,我没钱……”

 

对方再一次被逗笑,打趣道:“刚刚不是还说自己挺有钱的吗?现在来你家对面的咖啡馆,咱们两个遇上大事了。”

 

伊索慌乱起身,本想直接出门,但电话里的那位懒道:“你现在应该起床了。右手边是衣柜,把睡衣换下来,换套好看点的;记得梳头发,我可不想看到我头发乱糟糟的样子;对了,还要抹防晒霜……”

 

伊索这辈子还没在出门前干这么繁琐的活儿,不禁手忙脚乱。临走前,他特意看了下镜子,望见那略女气的脸,默默戴上角落里的大帽子。

 

因为是早上,咖啡馆并没有多少人,连刚刚换成日班的服务员都是昏昏欲睡的模样,注意力之溃散。这反倒符合了伊索的需求——他向来不希望别人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——他压压帽子,溜进了咖啡馆的最里面。

 

对方在角落的桌子上等他,还在等他时要了一杯牛奶,在服务员上牛奶时,微笑不要钱似的往外放,叫伊索看见自己这张鲜少不带口罩的脸红了脸,险以为自己自恋。

 

“唔,你怎么能带这个帽子呢?透气性太差了,容易使皮肤老化的。”

 

“这套衣服配我的银白色的头发并不是很好看,右手起第三套的那件礼服你试过吗?”

 

“你上身穿这么严谨脚上还配运动鞋?来来来,你告诉我你怎么想的?”

 

“亲爱的,你告诉我,你的审美真的还有救吗?”

 

被对方不带间隙的嫌弃多次的卡尔:“先生……可以开始讲正事了吗?”

 

对方一愣,摇摇头苦笑道:“唉,不好意思,我很久没有和人交谈了,更别说是你这种审美……嗯……的人。”

 

“我叫约瑟夫·德拉索恩斯,叫我约瑟夫就好。大事自然是显而易见的:我们两个灵魂互换了。”约瑟夫在说话时,手指会不自觉地互相缠绕。在他两根手指缠缠绵绵时,伊索看见了他藏在袖子下的劳士顿——那是他成人礼时奈布伊莱一起送的,据说为了这块表他们两个吃了三个月的泡面,但可惜他平日沉默寡言,且并不喜欢外露财物,所以就一直将他放在储物间抽屉的小盒子里。伊索抽抽嘴角,无奈道:“先生是将我的家翻了个彻底吗?”

 

约瑟夫满不在乎:“灵魂互换以后你的家就是我的家,我了解一下我家的贵重财物放在哪不行吗?”

 

言罢,他似乎想起了什么,凑到他耳边低声道:“你这么紧张,是怕我发现你家里的驱魔人套装和协会的证明书吗?太遗憾了,我已经发现了。”

 

伊索心中一紧。

 

驱魔人协会是一个虽然隶属国家,但却见不得光的组织。

 

这个世界,其实是存在恶魔、精怪的。

 

有的魔物并不会遵守人类与魔物们在三千年前签订的规则,仗着普通人所没有的力量为非作歹、兴风作浪,这个时候就需要驱魔人来清除他们,维持规则平衡。

 

算是特殊意义上的警察。

 

看见伊索浑身肌肉绷紧,约瑟夫感到十分有趣,笑:“年纪轻轻就是A级驱魔人,你很厉害嘛。”

 

“不,不是,没有您说得那么……”

 

约瑟夫往他身后一摸,那股本来属于自己的力量被他很是熟练地注入体内。伊索只觉得臀部与头部略痒,不自觉用手去抓,抓住了一团毛茸茸。

 

伊索面无表情,反倒约瑟夫笑的邪气十足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本应该看过无数次的样子,俯在他耳边低语:“那么,以后请多多指教了,‘狼人先生’。”

 

小剧场(一)

女生A:“诶你看那边的两个cos!颜值好高啊,天呐那个灰色头发的小哥哥好A!”

 

男生B:“A还穿高跟鞋?矮子哪里A了?”

 

女生A:“明明要看气质的好不好!不行太帅了,等一下我就上去当众告白绿你!”

 

男生B:“???”

 

小剧场(二)

伊索:“审美不行还看上你了?”












用的我妈五年前的旧电脑,居然还能打开!

评论
热度 ( 47 )

© 倚风吟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