倚风吟笑

沐阳青叶嫩,倚顾笑谈风。浅眠夜作问,楠桥花引汐。

“先生们好,这是在玩骰子游戏吗?”月下绅士向众人行了个礼,笑问道。
  谎言永远是最活泼开朗的那一个,他可没有管身边克劳德无奈地说着礼仪,直接站起身举手兴奋道:“是的呢月下哥哥!鼹鼠先生已经输了好几局了!谎言一直都在看他大冒险哦!”
  鼹鼠先生几乎是生无可恋地别过自己那被众人涂得乱七八糟的脸,身上还套着件女仆装,可见是输得多惨了。
  “噗,抱歉我有些忍不住。”奈伊芙可以看出在很努力的憋笑了,但可惜并没有成功。
  “啊!月下哥哥要参与吗?”谎言拿着骰子,又做出他那标志性的“眼睛发光”态。
  月下绅士有点无奈,摆摆手,笑道:“我等一下还有事,你们玩吧,我看着就好。”
  才不是因为非得自知之明才不玩的呢。
  谎言撇撇嘴,没有再理他了。他整个人仿佛一只大号树袋熊,抱着克劳德不撒手了。克劳德被他抱的有些窒息,但并没有叫谎言下来,还是莉莉丝劝道:“谎言,克劳德先生看起来很不好……”
  谎言这才放开他。
  克劳德憋的脸色发红,他深吸几口气,摆手道:“习惯了……继续下一盘吧。”
  “刚刚已经抛了,最小的是忧郁的二点,还差你们两个和思明。”
  “啊?抱歉,我没注意,谎言你快抛吧。”
  谎言信心百倍,嚷嚷着自己已经怎么想好惩罚忧郁哥哥的同时,抛出了二点。
  “噗,看起来是谎言和忧郁决非喽?”
  克劳德是五点,至于思明……
  “抱歉呀,思明是一点。”
  思明坐在感染旁边,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的一点骰子。偏偏一旁的柴郡猫还不休停,大笑着新任救人位,还坏笑道不大冒险不是男人。
  是了,每次都是大冒险,感情在场的莉莉丝小姐她们不是女生了。
  思明还是选了大冒险,周承烟已经在纸上写好了前缀,坏笑着递给思明:“说话前要加上这些,十分钟就好。”
  望着上面满满的黄色词语,思明陷入沉默。
  还穿着女仆装的鼹鼠先生拍拍他的肩,忍笑道:“我以前被他们要求说话后每一句都要加‘磁铁好吃’。”
  忍笑的忍可能没有那么明显。
  思明已经翻成了死鱼眼,闭紧嘴巴,看起来是打算未来十分钟不再说话了。
  月下绅士被他们这群活宝逗笑了,他为了自己的绅士礼仪,打算先行告辞,然而正要迈步的他忽然一个闪身,躲过了范无咎的一伞。
  “无咎今天还是这么暴躁啊~”他打趣道:“可惜伞太短了,换你哥哥也许就可以打到了。”
  范无咎被他逗得无语,收起伞,阴沉道:“你和我哥昨天那么晚不睡觉干什么?”
  “阿拉,只是进行友好交流而已。”
  “他今天睡到十点,我的早安吻没了。”
  “额,这个……”月下绅士认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,看着面前怒火快要实体化的范无咎,哪来还管得了绅士礼仪呢?狼狈地躲过了他好几伞,睨眼看见了一旁睡眼朦胧的谢必安,计上心来。
  范无咎再次向他出伞,他一个错步,到了人身后,不等范无咎反应过来戳他,他就轻轻一推……
  范无咎和他哥谢必安一起,摔坐在了地上。
  谢必安被他摔得猝不及防,一时间屁股着地,顿时吃痛。范无咎看到他这幅样子,心疼地拉他起来,帮他拍灰揉屁股的,但也不忘朝走远的月下绅士叫骂,但人听不听得到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  “诶,月下主任每天看起来都好闲啊?他不用干事的吗?”
  “没有吧,学校每天都清闲,也只有催眠老师和柴郡忙宿舍的事了,月下主任要负责公告宣传还有其他杂事什么的,也算比较忙了。”
  “公告已经做好了,催眠老师他们都在一起玩骰子呢,月下主任还有什么事啊?”
  “宣传的事吧,我们学校人太少了,他可能去拉人了。”
  另一边,月下绅士又摆出了他那所谓的绅士行礼,向面前人道:“您好,有兴趣与时间听我说一件事吗?”
  阳光下,狼人皮毛柔顺无比,不经意地反射着光,吸引着面前的人。








其实是群宣。。。
我等你们呀快过来!!!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17 )

© 倚风吟笑 | Powered by LOFTER